顾绾妤收回视线,眼角余光忽然瞥到那次拍卖会上的字画。

    脑海中闪过早上谢宏康的威胁,她拧眉:“陆先生,谢海和陆氏有合作吗?”

    听见他嘴里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陆延铖眼底闪过丝不悦,口吻淡淡:“怎么了吗?”

    顾绾妤刚将早上的事情说到一半,眼前忽然落下片阴影。

    男人单手插在兜里,微微弯腰,另一只手轻捧着她的脸,神色认真:“你是我陆延铖的未婚妻,没有得罪不起的人。”

    耳边霸道又强势的誓言砸下。

    顾绾妤卷翘的长睫颤了颤,白皙的耳垂悄然泛红。

    就算没有他,她也能在这个地方横着走。

    只是.......

    心跳莫名的加速了。

    瞧见女子呆愣的表情,月牙白的脸上染上薄红以及那绯红的唇,陆延铖忍不住闭了闭眼,喉结克制的上下滚动。

    “东、东西送到了,不早了,我先走了。”顾绾妤眸光微闪,后退几步,匆匆忙忙走了。

    望着小女人离开的背影,男人久久没有收回视线,眼底瞳色极深,是那种浓郁至极的墨色。

    半晌,陆延铖才垂下眸,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不着急,会吓到她的.......

    严助理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见顾绾妤终于走了,敲了敲门:“陆总,董事会那几人在催了。”

    男人又恢复了冷漠威严的模样,淡淡瞥了眼门外:“嗯。”

    嘤嘤嘤,他就知道,刚才那个温润尔雅的陆总是假的。

    #

    陆家别墅。

    顾绾妤吹了一路冷风,不正常的心率逐渐平稳下来。

    【宿主,我都说吧,他在撩你。】

    这次,她没有反驳二饺,叹了口气,仿佛很苦恼:“爷就是这么惹人喜爱,可惜......”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有了季昊天那个惨烈的教训在,外加快穿位面里看多了渣男行为,她现在对情情爱爱提不起兴致。

    顾绾妤摇了摇头,将今晚的一切抛在脑后。

    刚进门,她就发现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陆钧,挑眉:“小丫头呢?她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只见少年委屈的撅起嘴:“走了。”

    顾绾妤一愣:“走了?”

    仿佛找到发泄口,陆钧喋喋不休起来:“对啊,她说麻烦陆家太多了,自己还攥着点钱,可以在外面租房........”

    “然后你就让小丫头走了?”

    少年一哽,低声喃喃:“她都这么说了,我、我.......”

    见大嫂不说话,陆钧抬起头,仿佛从她眼神中读到了“你怎么那么没用。”几个字。

    顾绾妤确实也是这样想的。

    流着同样的血脉,他大哥不知道比他强多少倍。

    不对。

    她怎么又想到那个男人了!

    陆钧终于醒悟,猛地站起身:“天这么晚了,我要找她。”

    #

    另一头。

    楼梯间里,陈导偷偷摸摸的往外瞟:“虎子?”

    顿了片刻,一男人手里攥着台手机跑过来,脸带着笑,露出两颗虎牙,:“我趁着羽哥洗澡,偷偷拿来了。”

    陈导眼前一亮:“快给我看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