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爸,我现在就去妹妹妹夫家里找他们。”

    温呈心情很不错,做事也特别有干劲。

    此时楼上房间里的蔡沁月和温若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光景了。

    本来以为简一凌要比温若更惨了。

    结果还不到两天的时间,简一凌就翻身了。

    她们还不能把这种情绪在家里发泄出来,不能让温家二老和温呈知道。

    蔡沁月咬着牙:“这小贱蹄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前脚刚被慧灵医学研究所开除,后脚就找了这么多的靠山!”

    温若趴在桌子前面小声地啜泣着。

    她不敢哭得大声,因为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她的爷爷奶奶和爸爸都希望她能和简一凌和好,希望她祝福简一凌。

    但是她做不到,也不可能做到。

    “妈,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简一凌为什么就能立刻翻盘,而我不行?”温若哭着问蔡沁月。

    蔡沁月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心疼极了,可现在除了陪女儿哭,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若若不哭,简一凌是翟昀晟的未婚妻,翟家家大业大,背景深不可测,很多事情他们能办到我们办不到的。”

    听到这话,温若不仅没有感觉到安慰,反而更加憋闷了。

    晟爷,拥有滔天权势巨大财富的晟爷,偏偏对简一凌这个小丫头片子心有所属。

    那样的偏宠,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心口啃噬着。

    “为什么简一凌就有这么多人护着?小时候她就拥有比我多的东西,就连哥哥们也更喜欢她不喜欢我,后来她性格越来越恶劣,哥哥们不喜欢她了,但也不亲近我。只有一个残废的温言稍微多搭理我一点。但他只是个残废,一点用都没有,一点忙都帮不上!”

    门口,坐在轮椅上正准备敲门的温言突然僵住了。

    温言很少主动去找家里的其他人。

    他通常只会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

    从他车祸到现在,一次都没有主动敲过温若的房门。

    今天是例外。

    因为温言想起来自己伤心难过闷在房间里的时候,时常来敲自己门来陪自己说话的人是温若。

    所以现在的他就算很反感出来,也依旧克服了自己内心的不适应,走到了温若的房间来。

    为了来安慰这个曾经安慰过自己的妹妹,他出现在了她的房门口。

    却没有想到听到温若说着嫌弃自己的话。

    她说他是废物,说他一点用都没有。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温言都不敢相信这个当面说着鼓励他的话的堂妹背地里竟然是这样想他的。

    这一刻,温言觉得自己无比地可笑。

    温言低头看向自己右手捏的文书。

    这份文书是他为温若买的一家服装设计公司。

    是他准备给温若东山再起的。

    温言的手收紧,将这份文书揉成了一团。

    他还以为,至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不嫌弃自己这副残废的身躯。

    至少……

    结果是他被骗了。

    她说的那些不在意他残废,觉得他依旧很有用的话都是骗人的。

    是说给他听听而已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